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AIJINGKU.NET

发回重审 德阳罗江鄢家镇自来水厂合作纠纷案十年诉讼终现曙光

  法律援助栏目四川报道:2020年5月28日,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川06民终389号民事裁定书对罗江县鄢家镇自来水厂合作纠纷案作出了裁定,裁定“撤销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2018)川0603民初11号民事裁定,本案指令旌阳区人民法院审理”。

  至此,这起经历了十多年诉讼的鄢家镇自来水厂纠纷案终现曙光,作为当事人的刘玉兰和曲贵选夫妇及数百名投资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们积极备战,将再次诉讼到旌阳区人民法院,争取最后的胜利。

  日前,法律援助栏目和刘玉兰曲贵选夫妇共同回忆他们参与鄢家镇自来水厂以来这二十多年的坎坷经历,解读其中的万千滋味,感受地方营商环境转变的艰难与困境。

一、下岗女工刘玉兰历时六年筹资750万元解决鄢家镇的吃水难

  鄢家镇是德阳市和罗江县的重要枢纽地区, 1995年,被列为德阳市重点小集镇建设,2000年被四川省委、省政府列为重点小集镇。但是由于鄢家镇政府位于450米的高坡上,远离江河、湖泊,虽然鄢家镇境内有中小型水库6座,塘堰276口,总蓄水量达200万方,但千百年来,吃水难的问题一直困绕着鄢家镇居民。

  鄢家镇吃水难和水质差的问题在80、90年代曾经多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每年春夏数百学生因水质问题集体住院,两所重点中学停课,场镇商铺歇业关门,因水困水质导致居民身体差、甲肝、肺结核、乙肝、疾病等频发,部队多年在鄢家场镇没有招到一名合格的青年入伍。

  1998年为了解决鄢家镇居民的吃水难问题,鄢家镇政府在德阳日报发布公告,公开招募社会各界投资参与鄢家自来水厂改造项目,希望通过社会资本解决鄢家镇居民的吃水难问题。

  当时在德阳市商业局工作的刘玉兰也因为企业改制,面临着下岗和再就业的问题,刘玉兰和爱人曲贵选的老家都在鄢家镇,当时经过多年努力,他们已经在德阳安家落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看到了鄢家镇政府的招募公告后,刘玉兰动心了,她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投资的好项目,投资鄢家镇自来水厂,一可以解决居民吃水难的问题,二来自已下岗后再就业也有了方向和目标。

  刘玉兰的想法得到了丈夫曲贵选的支持,夫妇两人决定同兄弟姐妹一起参与投标。经过几轮竞争,刘玉兰于1998年5月12日同鄢家镇政府鉴定了合作协议。鄢家镇政府鄢府发(1998)33号文件 《鄢家镇人民政府关于刘玉兰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任命刘玉兰为鄢家镇自来水厂厂长。

  刘玉兰投资四十多万元买断了原来鄢家镇老自来水厂的贷款和所有财产以及债权债务,又在鄢家镇政府的允许和支持下,以月二分利息在农村基金会、亲人、朋友、老干部中间进行募集资金,先后投资750万元,修建了四座水塔、提水站六座,水厂两个,铺设输水管网近三万米,高压输电线路三万一千多米,让居民用上了达标卫生、充足的自来水。

  刘玉兰投资公益事业,解决群众吃水难的行为受到了德阳市县有关领导的表彰,德阳日报刊文称赞创新模式。资料显示,从1999年至2002年期间,鄢家自来水供应户达到居民的99%以上,自来水厂收益(社会、经济)双丰收。

二、合作经营导致失去了经营权

  2002年,罗江县新一届班子上任,水务局提出由罗江县水利技术管理中心、鄢家镇党政和刘玉兰合作经营鄢家自来水厂的想法(目的就是抢占鄢家自来水厂的利润),后来经过多次协商,在镇政府干扰下双方签定了合作协议。不料从此刘玉兰他们却被强行排挤出了鄢家镇自来水厂管理层,失去一切权利。

  罗江县水利技术管理中心接收鄢家自来水厂两年后,他们以高科技无塔增氧、消毒供水系统技改为名(实际拆毁水厂,土地用于与房产商开发修建商铺商品房)获取了暴利。把刘玉兰他们投资数百万铺设的输水管道挖出卖了废铁。放弃现有的自来水系统,却从数公里外的罗江县城买水输往鄢家镇。鄢家自来水厂的用户全部流失,有条件的单位、医院、粮食储备库、学校和居民自已打井解决吃水问题,没有条件的商铺用户许多家安装了两个净水器四处求水也解决不了吃水难问题,无奈只好靠卖桶装水过日子

  鄢家镇居民吃水难的问题在2005年多次被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德阳晚报报道,数千名居民甚至联名投诉举报刘玉兰,称他们违背了当时和政府签订的协议,让群众吃水困难。这让刘玉兰被罗江水务局强行挤出了鄢家自来水厂,不仅没有音信更没有分毫收益,刘玉兰寻找、信访、上访八年数百次,诉讼十多年十多次,还背负了3500多万债务的刘玉兰十分无奈。

三、十多年诉讼终现曙光

  背负3500多万的债务、再加上鄢家镇不知情居民的不断投诉。这让刘玉兰他们十分无奈,为了还债,他们卖掉了自己父母传下的全部房产。为了解决居民的吃水问题,他们和罗江水务局、罗江水利管理技术中心多次协商,却一直没有结果。而且遭谩骂、诽谤、监控和诬告。

  和罗江水利管理技术中心合作以来,不仅不让刘玉兰他们参与管理,而且从签合同后没有分文收益,没让参加过一次股东会。这让本来自己经营时每月几万元收益的刘玉兰十分不满。

  罗江县法院、德阳市中院、四川省高院,十多年的艰难诉讼一直没有结果。诉讼期间,刘玉兰按照德阳中院的要求,由德阳中院指定的审计事务所对合作前鄢家镇自来水厂财产进行了审计。罗江水务局、罗江水利管理技术中心签字认可。

  2020年5月28日,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川06民终389号民事裁定书让这起十多年的纠纷案初现曙光,裁定指令旌阳区人民法院审理。又一轮漫长的诉讼之旅即将开始。而鄢家镇居民吃水难的问题却还在继续。

  这期案件背后有许多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这起案件虽然是一起简单的民事合作纠纷,背后却涉及了民生工程、营商环境等诸多问题。原罗江县党委、政府、人大主要领导,他们违背政策、法规、乱作为、毁灭罪证、腐败等问题,刘玉兰及多位债权人和老干部都掌握原罗江县主要领导的腐败事实证据,他们说现在还不想惩治腐败分子。法律援助栏目会继续跟踪关注报道,期待法庭能够做出一个公正的裁定,更期待罗江区政府、鄢家镇政府能够彻底解决鄢家镇居民的吃水难问题,让吃水难不再成为鄢家镇居民小康路上的拦路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财经库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caijingku.net/hongguan/20200823240880.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