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宏观经济新闻资讯网财经库

宏观经济新闻资讯
    CAIJINGKU.NET

赛立复研究院硬核科普:NR、NMN、NADH谁最具抗衰潜力?

  我们常常感慨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

  即使是星光耀眼的明星也不例外,人到中年,沧桑发福,老态尽显。

  好莱坞宝藏级男演员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

  尤其是在30岁之后,很多人都能在自己的身体上直观感受到这点:脸上的皱纹会变多,身体代谢会变弱,脂肪更容易堆积,体力精力下降,记忆力减弱。

  当你在忆青春,忆那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其实生命长度和质量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首先,我们要找出衰老的原因,最主要原因是体内的“抗衰因子”NAD+的流失[1]。

  NAD+中文名为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别名辅酶Ⅰ,因为是几个诺贝尔得主共同发现的物质,所以最早时期还被称为诺加因子。虽然NAD+的研究历史很长,但它抗衰老的研究是近10年左右才开始,且因为它的显著效果,而在全球范围内知名度暴涨。2018年至2021年,NAD+对于衰老方面研究的贡献数量占到全部衰老研究的50%以上。

  NAD+对我们健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科学家研究发现,NAD+本身是大分子物质,无法通过口服吸收。于是,他们开始另辟蹊径,从NAD+的前体或者其他补充物入手,让这些物质进入人体后能够分解成NAD+,从而提高体内的NAD+水平。今天就给大家起底NAD+的“前体家族”,让人眼花缭乱的NAD+前体,到底应该怎么选?

  第一代NAD+前体:NR

  NR在1940年被发现,是科学家最先发现可以补充NAD+的物质,但是因为生产过程中需要添加氯来保证稳定性,所以只能化学合成,这使得NR存在未知的风险。另外NR需要酶的帮助,经过多个步骤才能转化成NAD+,这会影响体内的NAD+内循环,不仅转化率低反而还会抑制身体产生NAD+。

  第二代NAD+前体:NMN

  NMN在近几年的抗衰领域非常火爆,因为它是NAD+的直接前体,所以被推崇为补充NAD+的最佳方法,它的权威实验和论文多不胜数,还被冠以“不老药”的称号。目前NMN市场也比较混乱,真假难辨,NMN生产工艺参差不齐,鱼龙混杂,要选一款的靠谱的NMN,要找资质齐全的,消费者购买一定要提高警惕擦亮双眼。

  第三代NAD+前体:NADH

  NADH是NAD+的还原态,进入人体后可迅速分解为NAD+和氢(H+),因为其它两种都是合成反应,而NADH是分解反应,且受酶的限制较小,因此转化效率是NAD+家族中最高的,而其同时能分解的氢(H+)更是能高效清除自由基。

  NADH同时解决了如今衰老研究的两个最核心的问题:NAD+水平下降和氧化自由基损伤,应用效果未来可期。

  在所有的NAD+前体中,目前有许多临床实验证明了NMN和NADH安全性,两者均是比较理想的NAD+补充前体。为了找出最具抗衰潜力的前体,科学家针对NAD+的利用率开展了一系列的研究,发现NMN的利用率没有NADH的高。

  NADH与氢协同作用,对NAD+的利用率更高

  这是指二者在转化为有效成分NAD+的过程中,生物吸收率与利用程度上的对比。NADH摄入后,能在体内直接分解为NAD+和生物氢“H+”,并释放能量ATP,提升体内NAD+水平的同时,还能给细胞供能,NAD+的生物效应利用率相当高。而NMN进入到人体内转化为NAD+的反应是合成反应,合成过程反而需要耗损能量ATP,因此,对NAD+的利用率没有前者高,只相当于NADH的四分之一。

  所以4粒NMN转化为NAD+的吸收利用率,相当于1粒NADH。简而言之,摄入4粒NMN的综合作用,跟摄入1粒NADH是一样的。

  其次,NADH分解的生物氢“H+”如虎添翼,能够为免疫细胞等提供强大能量,增强代谢活性与超氧化物的转化能力;修复免疫细胞氧化应激所引起的炎症反应及损伤,全方位激活免疫系统。NAD+与生物氢"H+"的协同作用下,使NADH发挥出综合抗衰作用,最终,做到1粒NADH的抗衰功能等同于4粒NMN的效果。

  NADH的抗衰功效虽然强大,但美中不足的是它的性质非常活泼,怕高温、怕氧化之外,吸收过程中还怕胃酸降解,使得真正被吸收的部分变得非常有限。

  因此对它的制备工艺要求很高,市面上真正能制备出安全高效的NADH极少。NADH代表品牌:美国赛立复,结合诺奖实验室的技术,率先攻克了稳定性难题,采用酶定向进化技术和独创的TURNA®递送体系,四层包衣(抗胃酸层、隔水隔氧层、隔热层、抗氧层),层层把关,保证NADH的高效吸收和长期稳定性,在长达2年的储存条件下依然能够保证稳定性,并获得了加拿大的NPN认证(加拿大是世界上保健品认证最为严格的国家之一)。

  TURN A ®递送体系所采用的四层包衣,守护“娇弱且强大”的NADH

  世界人口老龄化迫在眉睫,人类穷思竭虑,力图打破衰老的宿命,随着生命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实验研究证实各种潜在的抗衰老物质不管是NR、NMN还是NADH都是其中的一种手段,究竟谁最具有抗衰潜力,或许时间会证明,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1]:Imai S, Guarente L. (2014) NAD+ and sirtuins in aging and disease. Trends Cell Biol. 24(8):464-71.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经库立场

本文由 财经库 授权财经库发表,并经财经库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财经库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财经库)及本页链接;所有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原文链接:https://caijingku.net/hongguan/20211019245099.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财经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